克隆之后,人类到底算什么东西?

来源:岁月联盟 作者:佚名 时间:2010-08-12
  当2000年11月26日美国麻省的一个私人生物技术公司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克隆出第一个人类胚胎细胞的时候,进行了几年的克隆伦理争议又登上了一个新台阶。这家公司叫“先进细胞科技公司”,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它根本不会被外界熟知。因此,在发布消息的时候,这家公司也充分利用媒体造势,采用好莱坞的手法大肆渲染。试验成果并不是发表在《》或者《》这样的正规杂志上,而是发表在一个不著名的医学刊物---《再生医学杂志》上。同时,主持试验的三位科学家从幕后走到前台,写了一篇以第一人称方式叙述的文学化的介绍,交给了《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这家大众媒体把他们捧为这个领域的“英勇先锋”、“活脱脱的《心灵捕手》中主人公的化身”。

  如此肉麻的评价背后竟然是完全的误解。大众媒体本来对这种“先进”的细胞技术不甚了解,很容易在所谓的专家意见背后盲目跟风。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自然包括媒体),这次的成就是产生的人类胚胎细胞最后分裂成了干细胞。干细胞是人类早期胚胎中特殊的细胞,可以分裂成长成各种人类组织和器官。很多人相信如果能掌握大批量“生产”这种干细胞的技术,人类今后就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批量“制造”人类所需要的组织和器官。由于这些被克隆产生出来的组织器官移植在人体中不会发生排斥反应,这样很多人类的顽病(包括糖尿病、中风、癌症、爱滋病、帕金森综合症等)就会以更换组织器官的方式轻易解决。

  产生出干细胞自然也是“先进细胞科技公司”想要达到的效果,可是这次试验他们彻底失败了。该公司采用和多利羊同样的克隆技术,从人类成熟体细胞中把遗传物质取出,注入人类卵细胞,用两种不同的方法产生出人类的“胚胎细胞”。不过,在试验中,19个卵细胞中有16个在分裂前死亡,最后3个分裂了一两次后也死亡,根本没有坚持到足够的长的时间成为人类干细胞。另外,克隆人类胚胎细胞也并不是他们第一次,1998年韩国一个研究团队就曾经宣布掌握了这项技术,只不过没有证实而已。

  事实上,该公司公布的试验报告也表明人类克隆技术还处在初级阶段,如何产生干细胞,如何鉴别干细胞,如何控制干细胞最后长成我们需要的组织和器官还有待科学家们进一步的研究。同样,在当年多利羊的诞生中,也有很多疑问并没有完全得到解释,甚至有人极端地认为多利羊的诞生可能不是被克隆出来的。不过,假设这种克隆技术的确是多利羊诞生的原因,那么迟早类似“多利人”的东西也会蹦出来。国际社会以及大众媒体对克隆技术的恐慌和争议正是来源于这样的科幻式前景:从此,人不是诞生出来,而是生产出来。

   “生殖克隆”和“医疗克隆”

  对待这样的前景,大家的恐慌是有理由的,好莱坞大片已经把这个梦魇演了几十年了。在动物克隆试验中,只有极少数的克隆动物能够诞生,绝大多数成为怪胎或者死亡。如果这样的实验用在人类身上,实在太考验人类的承受能力了。美国总统布什经过痛苦的考虑,敦促国会通过法案,禁止把联邦基金用于人类克隆研究。目前这个法案已经在众议院通过,布什在听到先进细胞技术公司的成果之后,提醒参议院赶快通过。他说,“使用人类胚胎克隆是错的,我们不是一个培养出人类然后就把他毁灭的社会”。

  不过这样一刀切的方式遭到了生物科学界的反对。很多科学家认为,人类社会应当有足够的理性去甄别“生殖克隆”和“医疗克隆”。所谓生殖克隆就是用胚胎克隆技术诞生出人类。已经有一些狂人宣布他们正在做这样的努力。对这样疯狂冲击人类底线的念头,自然国际社会普遍表示反对。

  而所谓“医疗克隆”,就是运用胚胎克隆技术产生干细胞,并且最后分裂成长成人类医疗所需要的组织和器官,这对人类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福音,可以救助很多人的生命。对于后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反对的。先进细胞技术公司就认为,“我们不是在谈论人类的生命,而是在谈论细胞的生命”。对于这种“医疗克隆”,也有人提出非议:克隆出一只手到底和克隆出整个人有多大区别?

  伦理争议是如何产生的

  不过,对于罗马教廷来说,这样的想法连想都不能想,基督宗教会比反对堕胎更激烈的态度反对人类克隆。由于西方社会的基本宗教就是基督宗教(天主、新、东正),所以首先在伦理上质疑克隆技术的也是这些有宗教传统的国家,例如美国、法国和德国。

  克隆技术的一个伦理问题和堕胎问题相似,当人类早期胚胎形成的时候,西方人认为人类生命就已经诞生了,而任何扼杀人类生命的方式都是无法在宗教伦理中接受的。所以,让人类胚胎死亡就和堕胎一样,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谋杀。

  这样的伦理观点还是过于严格。大部分人对人类克隆的疑问在于另外一个更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人类可以通过无性繁殖而不是生育出来,那么人事实上就成为一种产品。在宗教人士看来,这样的局面简直是在犯罪,他们认为只有上帝才有资格创造人类;对于无神论的人来说,人被批量生产也的确让人觉得一种无言的荒谬:我们到底算什么东西?如果在“制造”和“生产”的过程中产生误差,大量的怪物就可能突然站到我们的面前,这样的世界至少我不再愿意生活下去。因此,一家美国媒体以这样的句子作为社论的标题---《克隆消减人性价值》。

  在无神论的,虽然并没有多少对克隆技术认真的伦理争论,但很多家都意识到,必须对人类克隆技术进行立法控制,否则后果的是超乎人类的想象力的。联合国正在酝酿相关的公约,会同各国一起共同应对发展过于迅速的克隆技术,防止克隆从一个医疗技术进步变成毁灭人类的潘多拉魔盒。人类是伟大的,但不能狂妄到把自身抛向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