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的企业家才能对企业绩效的贡献度研究

来源:岁月联盟 作者:朱海就 时间:2013-02-15

 内容提要由于企业家才能有创新、发现、承担不确定性和协调等功能,它成为了产业升级最重要的驱动力。利用调查数据和结构方程模型,我们的研究发现企业家才能约贡献了企业绩效的6O9/5,这一结果有力地支持了上述结论。浙江最著名的优势是它有为数众多的浙商,以及他们的企业家才能,浙江要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就要把这种优势发挥好,利用好,在相关制度的安排上,就应该以充分发挥浙商的企业家才能为中心。

    关键词:浙商;企业家才能;产业转型升级;绩效

    产业转型升级是个老话题,但一直来人们对“什么是产业升级”这个概念的认识很模糊。一般说来,人们对产业结构的认识是以新古典经济学的增长理论为基础的,根据这一理论,产业结构就是技术结构,技术越先进,产业结构的层次就越高,但这种理解有失偏颇,因为再好的产品,再先进的技术,如不能满足消费者的效用,提升消费者的福利,也是没有意义的,最终衡量产业结构先进与否的,是它是否能够不断地改善消费者的福利,而不是产品或技术本身。技术只是一种要素而已,只有通过一个转化过程,技术才能转变为能够为消费者创造价值的产品,这个转化过程,牵涉到复杂的要素配置、协调和组织的程序,是一个“黑箱”,在这个无法用明晰的语言加以描述的过程中,扮演主角的是企业家。

    不同的经济学家,对企业家的功能有不同的强调。众所周知,熊彼特重视的是企业家的“创新”,而奈特和米塞斯则认为“承担不确定性”才是企业家的主要功能,没有“不确定性”就不需要企业家,利润来自承担不确定性的活动,两者成正比。与众不同,柯兹纳认为企业家的功能是“发现”,他认为对企业家来说,关键是要“发现”目前还没有被人注意的机会。除了上述三种功能外,我们认为“协调”功能也是不可忽视的,“协调”最为通俗的理解是在潜在的需求者和潜在的供给者之间建立一个“纽带”,这一连接,新的价值就创造出来了。要特别指出的是,企业家才能不是生产要素,因为企业家才能是没有机会成本的。

    不难发现,如果一个经济体,把“创新”、“承担不确定性”、“发现”和“协调”这些问题解决了,那么产业升级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毫不夸张地说,产业升级最终要依靠企业家才能的发挥。

    除了上述理由外,我们还要补充两点,一是将储蓄转化为资本的,是企业家,企业家才能发挥越充分,一个经济体的资本就越丰裕,资本越丰裕,产业链就会延长,商品和服务的供给就越充足;二是依靠企业家才能的产业升级也才是可持续的,这是因为企业家才能的发挥只消耗脑力而没有其他成本,某种程度上,除了生理的限制外,企业家才能这种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企业家观念的转变、能力的提升过程,实际上就是产业的升级过程,企业家才能发挥的程度,决定了产业的升级程度。对我们国家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我们的发展动力,很大程度上还是通过政府对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资和出口实现的,这种模式产生了通货膨胀和环境破坏等问题,是不可持续的,我们迫切需要把发展方式从依靠“基础设施投资”、依靠“廉价劳动力”转到依靠“企业家才能的发挥”上来。

    这个结论尤其适用于浙江,浙江经济的特点和优势都是民营经济,而民营经济的核心要素是企业家,即浙商,浙江的经济要想继续保持领先,民营经济需加快转型,而如上所述,这种转型的立足点是要进一步发挥浙商的企业家才能。为了检验这一观点,我们将利用调查问卷获得的数据做一个实证分析,考察浙商的企业家才能对企业绩效的贡献度,如贡献度较高,则能说明企业家才能对产业转型的确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

、数据与模型为了获取企业家才能与经济绩效的相关数据,我们设计的一份问卷,问题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的问题与企业家才能相关,第二部分的问题与绩效相关。不同经济学家对企业家才能有着不同的定义,本文认为不同的定义实际上反映了企业家才能的不同侧面,企业家才能实际上是这些侧面的综合反映,要测算企业家才能的大小,我们必须找到能反映企业家才能不同侧面且能够量化的变量,综合计算这些变量来反映企业家才能的大小。为此,我们在问卷中设计了9个问题来反映企业家才能的不同侧面;同样,企业绩效也是由不同侧面共同构成的,我们在问卷中设计了6个问题来反映企业绩效的不同侧面。为了能够得到具有代表性的数据,我们采用了分层抽样的方法。浙江省共有11个地级行政区划单位(其中:l1个地级市),90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其中:32个市辖区、22个县级市、35个县、1个自治县),基于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的限制,我们在每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内随机抽取1—2家民营企业,对企业主进行面对面的问卷调查。总计发放140份问卷,回收有效问卷116份。总体而言,这些有效问卷能够有效代表浙江省民营企业状况。

    与企业家才能相关的9个问题,问卷均采用定性评价的方法进行调查。其中,Varl~Var13是满意度调查,满意程度分为五等分,①Var14~Varl6也采用五等分评价法。④表一给出了调查数据的基本统计信息。从中可以看出,代表企业家才能的九个变量和代表企业绩效的七个变量,众数是3的总计有十一个变量,众数是4的总计有五个变量,说明被调查对象对于问题的定性评价相对比较中庸,另外,企业业绩众数对应的频率大部分在50以上,企业家才能众数对应的频率大部分在30~4O%之间,这说明被调查对象对企业家才能评价的一致性要弱于对企业绩效评价的一致性,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对企业家才能评价的不确定性要强于对企业绩效的评价。

    本文采用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eEquationModeling)来测算企业家才能和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结构方程模型是一种建立、估计和检验因果关系模型的方法,模型中既包含有可观测的显变量,也可能包含无法直接观测的潜在变量。依经济学理论,企业绩效是由企业家才能决定的,而企业绩效和企业家才能都是潜变量,无法直接测算,必须通过多个相应的显变量来体现。基于上述理由,只有结构方程模型能够有效测算二者之间的关系。具体模型如下:Y—十A十e(1)1—0:+B1+(2)其中,Y代表显变量向量,代表潜变量,也称为潜在因子(LatentFactors),方程(1)表达了显变量和相关潜变量之间的关系,A为因子载荷,v为截距项,£代表误差项,方程(2)表达了潜变量之间的关系,B为关系系数,a为截距项,为潜在扰动项。依据(1)和(2)式,可以写出显变量的协方差矩阵为:∑一A(I—B)(I—B’)A’+@(3)其中,一Coy(g),代表潜在扰动项的协方差矩阵,@一Coy(£),代表误差项的协方差矩阵。结构方程模型就是采用最大似然估计法(MaximumLikelihoodEstimation),得到因子载荷A和关系系数B,使得原始数据的协方差矩阵与估计得到的协方差矩阵之间的差异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