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地区软件服务业发展的出路

来源:岁月联盟 作者:朱孝忠 时间:2013-02-15

提要本文以软件服务业发展基础和发展意愿为标准,将全国大致划分为三类地区,并以新疆和江苏泰州为典型,分析二类地区的产业发展特点,具体阐述二线地区发展软件服务业的出路和机会。最后从地区软件服务业发展评价的角度,论证以规模指标评价地区产业发展的不利影响,建议推广科学的评价标准,正确引导地区差异化发展。
  关键词:软件服务业;二线地区;评价

  一、我国软件服务业区域发展状况
  软件服务业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先导性、战略性产业,作为经济增长的“倍增器”、产业升级的“助推器”和发展方式的“转换器”,在推进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维护国家安全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近年来,我国软件服务业保持持续高速增长,在全球所占的份额越来越高。2004~2009年我国软件服务业收入从2,780亿元增长到9,513亿元,复合增长率为27.9%。尽管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影响,我国软件服务业整体仍然呈现平稳发展态势。即使在经济最困难的2009年,软件服务业增长率仍然达到25.6%,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亮点。(图1)
  尽管软件服务业全国整体发展势头良好,但不同地区发展状况差异较大。按照产业发展基础和地方政府发展意愿,可以大致将全国各地区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领先地区。以国家软件产业基地、国家软件出口基地、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等为代表的地区,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南京等。这些地区软件服务业规模在全国处于前列,同时政府也将软件服务业作为本地的支柱产业。在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这些地区以软件服务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越来越受到重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将会继续高速发展,保持甚至扩大领先优势。
  第二类是产业基础不强、但地方政府有强烈发展意愿的地区。例如,某些发达省份的二线城市,以江苏省泰州市为例,本地制造业较为发达,着眼于为工业配套及未来产业转型,开始发展软件服务业;又如某些中西部省区,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为例,分别与中西南亚和东盟接壤,希望利用地缘优势和语言文化优势发展多语种软件和服务外包。
  第三类是产业基础较差,同时近期也没有意愿发展的地区。这些地区目前正开始进入工业化阶段,或者还处于工业化初中级阶段,政府主要精力放在引进发展制造业方面,因此没有意愿也不可能将发展软件服务业提上日程。根据比较优势理论和区域分工理论,近期这类地区不参与全国软件服务业发展的激烈竞争也是“理性人”的选择。
  二、二线地区软件服务业的特点
  二线地区可以大致分为典型的两类:一类是西部地区,一类是东部二线城市。两类二线地区各自具有鲜明的特点和较强的代表性。
  (一)西部地区的特点。经济整体发展水平相对落后,产业历史基础较弱;产业发展主要依靠国家资金支持,软件服务业在经济中比重很小;人才流失严重,无法出台有竞争力的优惠政策以吸引外地人才;软件发展重点领域和方向往往具有本地特色。
  以新疆为例,2009年新疆实现软件业务收入16.8亿元,占全国软件收入比重仅为0.18%,在全国排名24位,不到北京软件收入的1%。新疆软件企业在本地通信、石油、信息安全等行业拥有较大影响力,多语种软件已经开发出从基础软件到应用软件的系列产品,产业链逐步完善,在国内多语种软件领域形成了独有的竞争优势。在维哈柯文信息处理技术研发方面,多年来主要依靠国家资金支持发展。在国家政策之外,新疆本地出台的专门针对软件服务业的优惠政策很少,与全国其他地区相比,新疆在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方面相对没有竞争力。
  (二)东部二线城市的特点。正处于工业高速增长时期,经济重心是工业;软件服务业刚刚起步,在经济中的比重很小;财政资金充裕,能够出台有竞争力的优惠政策吸引高端软件人才;软件服务业主要为当地工业服务。
  以泰州为例,近年来泰州工业迅猛发展,已形成机电、化工、船舶、医药等四大支柱产业。2008年四大支柱产业产值1,879.96亿元,销售收入1,770.95亿元,利税198.2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7%、29.8%和50.8%。软件服务业处于战略起步阶段,比重较小,但发展快速。2008年泰州软件业务收入达到3亿元,增长率为89.8%,同期全国软件业务收入增长率仅为29.8%。政府财政资金较为充裕,产业优惠政策竞争力较强,人才资源引进利用效果显著。截至2007年底,泰州市专业技术人才总量为142,513人,其中高级职称9,249人,中级职称49,064人,初级职称79,172人。泰州市“311工程”培养对象933人,江苏省“333工程”培养对象70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48人,江苏省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11人,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51人,市级以上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267人。现有的软件服务业主要以嵌入式为主,为工业配套,技术创新成果显著,若干领域已经达到国际国内先进水平。
  三、二线地区软件服务业发展的机会
  二线地区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它们不像一类地区那样坚定地发展软件服务业,也不像三类地区那样明确地不把软件服务业作为重点发展产业,它们面临的是两难选择:具有一定的发展机会,同时也面临着较大的风险,机会与风险并存。目前,主要城市软件服务业的产业定位和发展重点基本确定,那么在一线城市发展定位明确的前提下,二线地区的机会在哪里?与一线地区相比,二线地区在市场开拓、人才吸引和企业引进等方面都面临较大的困难和挑战,资源配置前景不容乐观。“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赢者通吃”的竞争法则可能会使二线地区的发展空间受到较大的限制。面对软件服务业激烈的地区竞争,二线地区若不能及时布局,扬长避短,实现差异化发展,在“马太效应”的影响下,将会越来越边缘化。如何权衡优势劣势,选择具有比较优势扬长避短的领域,是摆在二线地区面前的重要问题。(表1)
  (一)西部地区的机会。重点发展具有本地特色、优势独具的软件,填补细分领域空白,抢占特定市场。以新疆为例,发展多语种软件是其最大的机会。新疆与周边8个国家接壤,是我国接壤国家最多的省区,具备良好的地缘优势。更重要的是,新疆有47个少数民族,多民族跨界而居,在民族族别、宗教信仰、风俗习惯、语言文字等方面与周边国家有诸多相似之处。各少数民族语言与中西亚各国的语言相同或相近,其中新疆的哈萨克语与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语、新疆的柯尔克孜语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吉尔吉斯语、新疆的塔吉克语与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语基本相同,新疆的维吾尔语与乌兹别克斯坦的乌兹别克语相近(约有90%的语言互通)。中东最主要的民族组成是阿拉伯人、伊朗人、土耳其人,主要语言为阿拉伯语、波斯语和土耳其语,其中土耳其语与我国新疆的维吾尔语同属突厥语系,非常相近(约有70%相通),新疆的维吾尔语和阿拉伯语都使用阿拉伯字母,文字非常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