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张一鸣:踏上AII IN 流量的“不归路”

来源:岁月联盟 编辑:猪蛋儿 时间:2017-09-09
  很多人说,看到张一鸣就会想起马化腾。两人都是这样,戴着眼镜,很儒雅地坐着,谈起技术就会无限地热衷,滔滔不绝。但是,无关技术的,要么笑而不语,要么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的确,从表面上看,张一鸣给人的感觉跟马化腾很像。有趣的是,两人的收获爱情的方式也有点类似,张一鸣是因为修电脑虏获了妻子,马化腾是因为QQ收获了爱情。但是,张一鸣却觉得今日头条不是一家媒体公司,是一家技术公司,这跟李彦宏对百度的定位如出一辙。

  像张一鸣这样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人,即使从当年青涩的技术男转变成如今的霸道CEO,也还是会容易让人产生没有杀伤力的错觉。因此,外界一直误以为他是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最年轻的一位互联网从业者,直接忽略了比他小一个月的程维。

  有一次,张一鸣带着今日头条的员工走在乌镇的路上,途中遇到一个人,这个人很自然地直接跟其中最老的一个打招呼,然后就直接忽略张一鸣。略显尴尬的张一鸣后来才知道,由于自己长着一张娃娃脸,所以就被误判了。那个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一行人中这个太嫩、太年轻、没经验的小伙子就是这家公司的老大。

  不仅仅是长相上长得稚嫩,生活中的张一鸣也有一个稚气。鲜少穿西装的他,曾一口气买下了99件凡客的T恤,99天不重样地换着穿。有一次,他听到凡客的创始人陈年在演讲当中说,“我曾经做过的这些T恤都是垃圾”,深受打击,真的将这些T恤当垃圾处理掉,从此不再买凡客的衣服。

  也许,在言语上,张一鸣既不想马云那样能说会道,也不像他的老乡兼曾经的老队友王兴那样能随时随地开炮。但实际上,在野心上,看似木讷无杀伤力的张一鸣丝毫不逊于王兴。有人将今日头条、美团、滴滴,这三家新晋崛起的公司起名叫TMD组合,认为是继BAT这对固有老组合之后,最有希望崛起和颠覆的独角兽公司。张一鸣的行事风格也是极具威慑力的,尤其在流量上,打法更是凶狠。

  今年8月底,张一鸣如土豪进名品店扫货一样,一口气签下300多个知乎大V,抢走知乎上优质的内容创作者,被指直戳知乎的痛点。就连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也说,“江湖有事”。

  面对四面八方的舆论压力,张一鸣显得如此就简单粗暴,在今日头条旗下悟空问答上表示:“知识应该分享的,我们只是鼓励创作。大家别吵了,上来答题吧。”

  尽管这场来势汹汹的抢人大战,张一鸣只是垄断内容,不垄断答主。但是,这显然是将于2016年7月在今日头条App内上线的悟空问答,直接对标成立快7年并以专业、友善的社区氛围闻名的知乎。

  不惜一切代价家都要拿下知乎大V,而且一出手就是300人,张一鸣在流量上的偏执不言而喻。

  其实,这并不是张一鸣第一次这么豪气,此前,他就多次不断加码对内容生产者的直接投入。2015年,张一鸣率先打响内容创业界的“补贴大战”。他给超过 1000 个头条号创作者补贴上万月,实现了“千人万元”的目标。从金额上计算,“千人万元”的补贴总数并不很大,只是刚好过亿。

  2017年,张一鸣将一亿元升级10个阶梯,将10亿元补贴头条号上的原创视频发布者。张一鸣就这样,在这一场场用真金白银去肉搏的补贴大战中玩得不亦乐乎。敢于放手一搏的张一鸣,每走一步都频出险招,却又能顺势而为。

  尽管,此前张一鸣一直强调“过去的话,BAT根本就不可能把头条看成是一个竞争对手,我们也从来没有真正地站在跟他们相同的舞台上去竞争过,所以我觉得未来的挑战会更大。”

  但是,因为一旦踏上流量这一条不归路,张一鸣的打法就只能越来越凶狠了。短短半年时间,张一鸣全面进军,在信息分发领域叫板百度;内容创作领域直逼微信;问答领域瞄准知乎;社交领域PK微博;短视频领域就更狂野了,用火山小视频+抖音西瓜视频连击快手、秒拍……

  而且,2016年,腾讯要入股今日头条的传言四处流传。当时,今日头条的一位员工看到这个新闻很生气,他怒气冲冲地拿着这个新闻质问张一鸣先生“我加入头条不是成为腾讯的员工”。张一鸣也霸气地回应,“其实我创立头条也不是来成为腾讯员工”。很显然,张一鸣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为此,就算得罪巨头腾讯,他也在所不惜。

  众所周知,百度近两年来就因为竞价排名屡屡招黑,尤其是医疗广告,这是李彦宏挥之不去的痛,也是百度不愿提起的硬伤。有意思的是,张一鸣在接受采访时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在打击虚假,打击低俗上面,我们其实是很努力做,比如头条是不接医疗广告,不接名医院广告的。我们认为整个行业现在质量太差了,我们就整个医疗广告都不让接入系统,这已经是共识了。”这一巴掌打得真是咣咣响啊!

  如果说,当年张一鸣只敢叫板创业公司,现在的他几乎把自己的敌人全换成巨头。这样的胆识,也许,源于2009年那场突如其来的“被查封”事件。

  当时,张一鸣被王兴请到饭否负责技术,两个福建龙岩老乡,一路北漂、创业,就这样相聚在饭否,刚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还不到一年,网站突然就被封了。这两位惺惺相惜的老乡,带着失落与痛苦,离开这个曾寄托着梦想象的地方。

  也许,是源于创业时不断被质疑、被比较的不服气。在头条刚创办的头一年半,整个业界都不怎么看好张一鸣。张一鸣在给今日头条进行B轮投资时,他甚至在很短的时间里约见了30多个投资人。然而,每一个投资人都会问他,“四大门户有多少人,你们有多少人?他们现在有多少用户,他们现在市值多少,有多少钱?”

  更甚的是,还有投资人拿出前几年陆续有人探索个性化推荐和推荐引擎都不成功的例子去质疑张一鸣。

  每次见完一个投资人,张一鸣都会跟搭档王琼说,“哎呀,今天发挥得不好,好像说的、问的都不能够对上口型,他说可能是我发挥都不好。回去再想想看,怎么才能跟他们讲清楚我要做什么。”有一段时间,张一鸣因为说话太多,后来都失声了。

  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一次次刺痛了这个同学眼中的“技术型宅男”。这位多年前为了看雪,为了吃海鲜,为了离家近,在南开大学第一次见到下雪时激动得大喊大叫的大男孩,应该没有想到,多年后,自己会为了创业而四处奔走,不惜四处树敌吧!

图片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