吝啬100万美元却错过58亿 起底创业江湖里的「网易系」

来源:岁月联盟 编辑:猪蛋儿 时间:2017-03-17

  2011年,腾讯推出微信,时任网易总编辑的唐岩想做一款社交产品,他带着产品的思路向丁磊要100万美元的前期投入时,丁磊拒绝了。而后,唐岩便拉上网易门户产品组长雷小亮和高级技术李志威一起创业,并砸下自己的全部身家注册了陌陌科技。

  低调的网易火了。

  2016年,一向神隐的网易接连推出《阴阳师》、《倩女幽魂》等爆款,让网易赚的盆满钵满,市值飙升,足可以买下24个搜狐、8个新浪。

  《阴阳师》再赚钱,也不及2011年被网易舍弃的陌陌,其最新估值已高达58.67亿元。

  网易有道创始人之一胡琛曾说过:“网易像一所学校或一个图书馆,你想学什么东西都可以有所参考。但里面的人有自己的想法时,会觉得在这个体制和框架下不能自由飞翔,可是他已经学会了飞行的本事,就想出去自己试着飞。”

  近年来,这所学校飞出来的创业者络绎不绝,总编比比皆是,网易是互联网创业圈内“黄埔军校”的说法也渐渐流传开来……

  

 

  2000年与2001年,是网易最艰难的岁月

  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网易,遭遇了互联网泡沫不说,误差金额高达420万美元的“假账事件”也在此时爆发,股价一泻千里。外患来不及解决,内忧更严重:高薪聘请的CEO黎景辉与创始人丁磊之间多次爆发争执与矛盾,高层内部暗潮涌动。

  待到2001年12月,网易启动游戏小组时,已经不知脱下了几层皮。好在网易做游戏的这步棋走对了,但尝到甜头的丁磊和网易却在游戏的路上越走越远。迄今为止,网易官网长达23431字的企业介绍中,仅游戏业务的说明就占了56.2%的篇幅。

  由于游戏业务极其盈利,网易账上稳稳躺着200亿美元的现金流,因而网易内部,所有资源也向着游戏业务倾斜。大部分不被重视的部门启动新项目时困难重重,业务落后又难以突破,逼着一个个网易员工们出去创业。

  “微博”出现时,几大互联网公司都在争抢这一新生事物,唯恐落于人后。到了网易,丁磊的态度却很勉强:“其实,我根本不想做微博,是下面的人吵着非要做,我没办法。”

  2011年,腾讯推出微信,时任网易总编辑的唐岩想做一款社交产品,他带着产品的思路向丁磊要100万美元的前期投入时,丁磊拒绝了。而后,唐岩便拉上网易门户产品组长雷小亮和高级技术李志威一起创业,并砸下自己的全部身家注册了陌陌科技。

  到了2012年,连唐岩在网易的上司,级别仅次于丁磊和CFO蔡安活的李甬也选择投入创业的怀抱。同年,2005年离职创业的李学凌,其创立的欢聚时代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网易一心一意埋头游戏的那几年,中国互联网翻天覆地。昔日三大门户风光不再,BAT成为中国互联网新的世界中心。

  2011年,网易的离职创业潮爆发了。纵观网易系的创业公司成立时间,大多数公司也集中诞生在2011年后。

  

 

  网易的平台优势,让高管们早已实现了人脉与资金的双重原始积累,创业初期的阻力大大减少。

  事实上,网易系创业者们在寻找投资时,大部分都能拿到不错的投资,甚至在项目成立之前,就有投资机构找上门。网易前副总编辑方三文的雪球网,上线前几个月就被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与红杉资本先后注资。

  

 

  出身于互联网巨头的创业者们往往很难摆脱巨头的印记,如阿里系创业者自带电商基因,腾讯派是社交烙印。但到了网易系身上,网易留下的痕迹却不明显,正如网易对外的模糊印象一致。

  

 

  中国互联网最朝气蓬勃,最活跃的那几年里,网易错过了2008年的团购大战,错过了2009年的视频大战,错过了电商、社交、O2O、直播、分享经济各种风口,最重要的是,错过了一大波可能改变网易的创业者。

图片内容